幸福 SKY 傳媒
小說

等待的日子很苦澀,就像一杯黑咖啡。

圖/pixabay    文/林舒

伊森當兵去了,

國民應盡的義務,對戀人誠然是個大考驗,

尤其當時身處沒有手機、沒有網路、沒有臉書,

只有公共電話可用,一切只靠信件連絡的時代。

 

一年十個月到底有多長呢?

等待的時光過得格外地緩慢,

秒針一格一格地移動,就像蝸牛一步一步地慢慢爬行,

目的地像是個巨大標的物,遠遠遙不可及。

 

頸項掛著十字架項練,是伊森親手戴上的;

起床時聽齊秦的卡帶,是伊森留給我的;

夜裡讀著小野的作品,是伊森買給我的;

小野有一本著作《可愛的女人》,

內容描述他秋天赴紐約水牛城留學與妻子分隔兩地的心情,

書裡的一些句子,恰巧符合我當時的心境。

 

小野寫道:

記得當我從系辦公室的信箱中拿到她那封沈甸甸的信時才知道她對我的「重要」。

或許只有在離得最遠的時候,

才能把曾經走過的那段日子看得最真確、最清楚。

我坐在校園的草地上讀著她的來信,陽光映著一張張薄薄的信紙,那一個秀麗的字細細密密的浮在陽光中,我的眼淚滴在信紙上浸濕了好幾頁。

 

我喜好甜食,不喜吃苦,偏好拿鐵咖啡,最好是多糖多奶的那一種,因為牛奶的香味,可以把咖啡的濃烈轉化為溫柔。

 

等待的日子很苦澀,就像一杯黑咖啡,

味道很苦卻純一,細細品啜才能嚐到甘甜的滋味。

(小說連載:那一年,在淡水的小幸運29)

距離是一份考卷

 

閱讀更多幸福好文,請至FB追蹤我們!

Related posts

慶生在遊戲中劃下句點

lynn

愛不是彼此凝望,而是看往同一個方向

林舒

愛的存款

林舒

Leave a Comment

Do NOT follow this link or you will be banned from the site!
幸福 SKY 傳媒